·回到首頁 你的位置-->內容頁           ★★★ 【字體:

城市板車工的酸甜苦辣

文章來源:酒城新報 更新日期:2019/6/27 16:59:14

  將拉繩斜跨在肩上,脖子上掛條毛巾,雙手緊緊握住板車扶手,無論天氣好壞,一步一個腳印,拖著貨物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行走。雖然現代物流、搬運越來越機械化、便利化,然而在瀘州城區,還有這樣一群板車搬運工,他們用一手一腳,丈量著艱辛,一直堅守在這里。近日,新報記者走訪了瀘州城區的大街小巷,零距離接觸這個群體,了解他們酸甜苦辣的百味人生。

   閑時:生意不好是常事

  6月17日10時許,正是普通上班時間,記者來到江陽區東門口與大河街交叉路口,只見道路一旁停放了幾輛略顯“破舊”的板車,之所以顯得“破舊”是因這些板車使用時間長,車輪、扶手、繩子等已經被磨得十分潤滑。在綠蔭下,三五名板車搬運工聚集在一起拉家常,也有的倚著板車在打盹,還有的坐在板車上吸煙。他們的年紀大多在五旬以上,聊天的同時還不忘將目光投向路過的行人,或尋找有需求的顧客,或等待雇主前來“召喚”。

  “兄弟,需要拉什么貨嗎?”記者剛一走近,一名板車搬運工一個箭步沖了上來,興奮地問道。得知記者來意,他們臉上的表情由興奮轉為失望,由失望轉為平靜,又恢復到安靜的等待狀態中。這名67歲的板車搬運工名叫許開瑤,是瀘縣云龍鎮人,穿著一雙黃布膠鞋,黑黢黢的皮膚里冒出了股股青筋。他從事板車這一行已有32個年頭,只要不是農忙時分,他都會到瀘州城區拉板車維持生活。

  據許開瑤介紹,他們的板車搬運主要是拉貨、搬家,或者是拉裝修的砂石水泥等;而現在請他們拉貨的客人已經越來越少了,有時連開張都十分困難。“價格一般都是和客人共同協商,根據數量、距離等定價,從10元到100元不等,有時一天只能開個張,有時能‘拉’上過百元。”許開瑤告訴新報記者,最辛苦的是拉砂石水泥,一千多斤的重量擔在肩上,加上一路抖下來的灰塵,渾身酸痛都是小事,連身上也會沾滿灰塵,隨著汗水的浸潤,那滋味令人十分難受。

  許開瑤時常在東門口一帶等待顧客,而他們拉板車并不局限在這一帶,許開瑤曾拉著板車送貨到大山坪、回龍灣等地,加上上貨、下貨等時間,花上一兩個多鐘頭是常事。許開瑤也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腿腳沒以前那么靈活了,氣力也有所下降,當記者問起為何這么大年紀都還在堅持時,許開瑤深吸一口手中的煙,指著板車說:“兒女早就喊不要干了,但都從事這么多個年頭,已經習慣了。”許開瑤一般是早飯在家里吃,中飯看情況,生意好就吃個蓋飯,七八點鐘回家吃晚飯。“拖板車的基本上都是來自農村,掙錢不容易,能省點就省點。”許開瑤告訴記者。

  今年56歲的田文澤算得上是這群板車工中年紀稍微小點的了,他從事板車搬運這一行業已有30余年。十多年前,田文澤拉起一百多斤重的欄桿步行到了瀘縣云龍鎮,一趟下來老板給了幾十塊錢。如今,除了板車之外,田文澤還購買了一輛三輪車便于搬運拉貨,省去不少氣力。“有時候貨物太重,加上走得太遠,所以買了一個三輪車,但板車搬運一直未落下。”田文澤說,我們這些拖板車的,基本上都是50、60 歲年紀,一般年輕人不愿干這個,而且現在接的活也越來越少了。

  “有時候送趟活,來回要走一個多小時,肩上被拉繩勒起了泡,也得忍著;遇到大熱天送貨就更吃虧了,太陽曬在地上,熱騰騰的地氣噴在人身上灼熱得很。這些都還好,有時送貨遇見愛砍價的客戶,砍價砍得厲害不說,時不時還擺個臉色給你看,氣人又傷心,但再大的委屈還得受,活還得繼續接。”另一名板車師傅接過話來,深有感觸地說。

  苦累:從業者已不多

  6月18日16時許,板車搬運工高學華拖著板車從王氏批發市場往前往一百多米的倉庫去拉貨,高師傅這次拉的貨物是釣魚竿,大約有幾十斤重,相對以往的貨物要輕松點,從倉庫拉往托運部門市,這一趟下來能得到10元錢。今年69歲的高學華是宜賓江安人,從事板車搬運工作已有25年,他個子不高,但拉起板車來仍然勁兒十足。高師傅將板車放置在路旁,順手拿起毛巾用力地擦擦額頭上的汗珠,他說:“別看這次拉的貨物不到100斤,但拉起來也需要一定的技巧。比方說,在下坡使用剎車圈時,要掌握技巧,合理使用,不然可能出現剎不住、車不動等情況。”高學華計劃再干一兩年就回家了,話音剛落,他又拖著板車向倉庫走去。

  在龍馬潭區回龍灣轉盤處,板車搬運工王福均正坐在板車上歇息,在他的板車上是近百斤重的貨物。今年44歲的王福均是記者在探訪中遇到年紀稍小的一位板車師傅,且一干就是十余年。“怎么不試試干點其他的,或許能多賺點。”記者問起王師傅。“之前也到工地、餐館等做過工,但我覺得拉板車雖是力氣活,但相比時間要自由點,所以就堅持了下來。”王福均說,他這次從小市沿江路拉貨物到匯金路發物流,能得到10元錢。雖然當天未出現烈日當空的天氣,但由于這一趟基本上都是上坡路,王福均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濕透,額頭上蹦出顆顆汗珠,坐在板車上休息,時不時大口大口地喝水。王福均以前也拉過木制板車,但他覺得相比木制板車的笨重,鐵板車更靈活,他就改為拉鐵板車了。他說,雖然從事這行的人越來越少了,但無論刮風下雨,還是炎熱天氣,他都會堅守在這里。

  在龍馬潭區金源路一帶,聚集了不少家具、建材商家,而在這一帶卻很難發現板車,承擔運輸、搬運任務的大多數都是三輪車。這些三輪車師傅三五成群坐在一起扯幾句談,或打幾圈撲克,以此來消耗時光,等待顧客。由于家具、建材等比較大宗,所以在這些地方很難發現板車搬運工人,有的也是極少數。

  記者也走訪了東門口、回龍灣、王氏商城、西南商貿城等地發現,由于私家車的日漸普及和越來越多的三輪車、小貨車,尚在從事板車搬運的人們已經越來越少,街頭巷尾更是難尋其蹤影。

  致敬:城市中的堅守者

  “現在搬運工越來越少,競爭卻越來越激烈。”迫于生計出來做搬運工的老王對記者說,現在90%的老板都喜歡叫三輪摩托車去拉貨,我們越來越難接到生意了。“以前三輪摩托車還沒有這么普遍時,我們雖然累一點,但一天的收入還算可觀,自從有了三輪摩托車,生意就差了很多。”同樣運一批貨同樣的路程,板車要多花上半個鐘頭,而三輪摩托車價錢不僅更便宜,而且花費的時間少。“板車拉貨速度慢、時間長、價格略高,像瓷器、家具等對運輸過程中的安全性要求很高的商品,所以多數人往往會請三輪摩托車來搬運,板車拉貨已完全沒有了優勢。”老王有些難過地說,板車搬運工的生存空間逐步縮小,估計遲早會退出歷史的舞臺。

  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這些從事板車搬運的勞動者越來越少,且年紀越來越大,或許有一天將會隨著城鎮的加速發展而消失。他們,如同重慶的棒棒軍,沿街攬活,是城市的臨時搬運工;他們的每一分錢都是流汗掙來的,是勞動人民勤勞的象征;他們的工作條件艱苦,但是卻極具骨氣,是不甘貧窮的一種積極態度;他們大多憨厚老實,堅韌樂觀,可以說是城市發展的堅守者。我們,向這樣一群勞動人民致敬。(新報記者 劉泰承)

編輯:成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 | 關于我們 | 免責聲明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 誠聘英才 |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